10/10凌晨一點坐上往高雄的客運
成員有我 柯泡 江則均 張峻臺 程安德(攝影師) 智偉 汪興寰

途中經歷了休息,開錯路
終於
早上八點到了高雄的微風市集
這是一群利用無毒農法種植的小農所形成的市集
http://blog.breezemarket.com.tw/

在這短短幾個小時的相處
我發現這些農友大家都非常親切
也對於土地有一份堅持
他們耕作理念真的讓人很感動
在這一切以量至上的生產理念下
還有人堅持用關心土地的方式來耕作
他們不是有機
因為有機一詞已經被消費殆盡了
他們比有機還有機
是無毒理念的堅持

這些農友有些人以前採用慣行農法來耕作使的自己也因此農藥中毒
有的則是化工廠的廠長因為工作壓力太大使的身體不好因而棄年薪200萬的工作
而回歸山林
還有一個是台大經濟系的學長
現在在美濃的產銷班輔導農民

而這一個市集的專案經理則是從大學時代開始便關心這一塊的人
一直努力到現在
讓友善環境小農真的有屬於自己的市集
他就是陳志鵬

時光流逝飛快
很快的已到了收市的時候
我們幫忙這些農友收完攤位後
便出發趕往枋山

一路上
左手邊是綠油油的山
右手邊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可惜是坐客運
如果是自己騎摩托車
徜徉在這藍天綠地的天地中
是如此得快意
如余光中"車過枋寮"的意境
那最質樸的土地
正迎接我們的到來

到了枋山後
就到了陳美和班長家
為什麼稱他為班長呢
因為他是屏東環盟的洪輝祥理事長
歷經了2年多的努力
才找到一個願意和他合作並且支持這個理念的農友
大家一陣寒暄過後
班長就拿了一箱台灣飲料
在酒精的催化下很快的大家就聊開了
而我們對於小農的疑問也在閒聊中慢慢解開了
除了班長外還有一個班長的小學同學
郭金龍大哥
他也是一個很可愛的莊稼漢
兩個同學互虧讓我覺得又多了幾分親切感

聊了一個段落後
就到了班長的芒果園
他是在山坡上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
種在山坡不是要濫墾濫伐了嗎
但是
芒果樹是一種深根的植物
它的主根可以深達地底2-3公尺
再加上一些小的根
而且還有草
因為這些因素
讓陳班長和郭大哥的芒果園在八八水災中沒有受到損害
但是果實還是很多被打落了
幸好當時已經過了盛產期(5-7月)
讓損失降到最低
反觀其他還在採行慣用農法的農友
他們的果園便有土石崩塌的情況發生

他們的果園
還有一項特色
便是用那輪胎搭成的階梯
取代了以往用水泥鋪的路
這樣可讓土地更充分吸收雨水
不至於常有大雨排泄不及的情況發生

看完班長的果園後
班長便帶我們到另一頭的果園
看看沒有灑除草劑和有灑除草劑的差別
很明顯的
經過了莫拉克颱風的肆虐
沒有草皮保護的山坡處處可見土石崩塌
班長跟我們說果園主人已呈現半放棄狀態來經營這塊地了
聽了
不禁為這塊土地的生物感到高興
因為
這樣代表沒有多餘的人為因素來干擾他們的生長
或許若干年後能回復原有的生機

時間匆匆流逝
很快的便已夕陽西下
我們在落日餘暉下拍了張大合照
便轉往枋寮的高興海產店
在此起彼落的乾杯聲中度過了晚餐時間

飯後
便到枋山海邊放煙火
我們可是有把垃圾都撿回去喔
在陣陣的海風吹拂下
使人頓感疲勞全消
屏東的海邊沒有光害
如果不是我們暗夜造訪
那海
正是萬籟俱寂下的百音齊鳴
屏東緩慢的步調和平靜的生活
是我所嚮往的
或許是這些年讓都市繁忙的生活及喧囂的街景損耗下所產生的心思吧
每次回家
我總是喜歡步行到離家不遠的海邊
享受那海風的吹拂
那一望無際的大海和群星閃耀的夜空
躺在堤防上靜靜的享受

今夜就在我們回到班長家中
打開那點家將投幣式點唱機
大家放開胸懷的高聲歡唱
我希望唱出那不平之氣
為農民所受到得不平待遇高聲唱出心酸

隔日
被雞鳴吵醒
本來還要到海邊去踏踏水
無奈
班長昨日喝了太多
只好改日再去

早上十點
從枋山出發
目的地是高雄縣湖內鄉
再經過了兩個半小時的車程後
終於到了遠在高雄北端的湖內

下了車映入眼簾的是
處處的魚塭
或許又有人會問
養殖漁業不是都抽地下水嗎
正巧
湖內這個地方在民國60年代以前是以農業為主要的經濟來源
但在60年代以後在政府的輔導下轉為養殖漁業
所以他們的漁業用水都是以前的農業用水的管線索引導來的水

下了車第一件事
便是吃飯了
這次造訪的主人是
阿麟師和阿麟嫂以及一些志同道合的魚友
午餐更是就地取材
最新鮮的現撈魚鮮
虱目魚飯湯 台灣鯛魚湯
最簡單的料理但是是最實在的食材
無毒養殖下吃起來的口感確實是與一般養殖不同
而且
這在台北要價一碗100元的虱目魚飯湯
竟讓我們隨便盛
想盛多少有多少
因為阿麟師他們是用還沒有瓦斯爐前用灶煮飯的大鍋子來盛的

在一邊吃好吃的虱目魚飯湯
一面也不忘互相介紹
在阿麟師和魚友的們自介後
我們有了初步的認識
之後一面吃一面聊

讓我很驚訝的地方是
外表看起來粗獷的阿麟師
其心思卻非常細膩
他不只是把養白蝦當作是他的工作
還把養白蝦當成一個研究在做
他自己還有寫了一份手稿
把養白蝦的流程及需注意細節一一記錄下
並且不斷更新
更難能可貴的是
阿麟師不藏私的個性
他說
就是要讓越多人知道越好
這樣養殖漁業才能更蓬勃發展
他對養殖的堅持
在我們和他的談話中流露無遺
在我看來
他一定有社區大學講師的水準
因為他講的關於養殖的事非常有條不紊
並且言之有理
甚至
還有成大生物科技研究所的助理教授帶研究生來向他請教蝦子白點病的預防與治療
這份對養殖的堅持與傳承
讓與談者不禁深深拜服

在稍稍了解養殖業的辛苦與心酸與市場的不公平後
阿麟師便帶我們到他的養殖池
體驗現撈的感覺
直接從魚池撈起來的蝦子
經過吐沙與清洗後
直接在魚塭邊現煮
雖然我是漁村長大的小孩
但我這輩子真的還沒吃過口感吃起來是脆的蝦子
而且又是讓我們吃到爽的份量

不過在吃的同時
一股腐敗味道從旁邊的桶子傳來
讓我不禁走到旁邊看
原來
這是蝦子的食物
在無毒養殖下
飼料當然也不能使用含有化學成分的飼料
所以阿麟師選擇自己堆肥自製飼料
以確保無毒的堅持

在一邊享用蝦子的同時
我也向其他的漁友攀談
有幸讓我遇到一位養鰻達人
聰理師
他也稍稍敘述了養鰻的辛苦及心酸
在他黝黑的臉龐下我看出那說不出的心酸
在他那樸實的言語中我聽出他對養鰻的堅持

再看完蝦子後
阿麟師便帶我們驅車到另一頭養鰻的池子看鰻魚
以及過不久就要放入魚塭得幼蝦
這次換聰理師向我們解釋鰻的習性
看他一放飼料鰻魚便四面八方湧來
而我們一群人就像是好奇的小孩
一窩蜂擠到魚塭中臨時搭的支架
差點把它壓斷

在一邊與聰理師談話的同時
他的表情流露出對於鰻魚的真心
那一份養殖者特有的堅持
雖然聰理師話不多
但一談到鰻魚便像是介紹他的小孩一樣
臉中充滿的關愛

或許
身為知識份子的我們很難理解他們的心思
不過
那份對所從事的事的堅持及用心
便是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地方了

很快的兩天的旅程很快的要告一段落了
再去最後一個地方後
正在作水中的魚塭
"作水"是指生態系正在建立中的魚塭
真的要告別了
但這不是句點
我相信
這趟旅程只是一個逗點
因為
未來這些小農的故事
正要由我們去宣揚

                                                         陳乙棋

創作者介紹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院會

台大社科院學生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