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參加公平貿易講座有感

在跟傅禽禽還有大偉聊過之後

想說PO上來分享

--

「請問您在台灣推廣公平貿易,有以做到什麼程度為目標嗎?應該是不可能完全顛覆現形的市場秩序吧?」

當然不可能,我認為。把公平貿易理念引進市場,絕不是以顛覆現行市場秩序為目的,而應該是用來調和已經有點走過頭的資本主義經濟,相信這樣的理念大家都不會反對。但是,如此一來就衍生出另一個問題:「那麼,該做到什麼程度呢?」

不論是自然科學或是社會科學,就是尋找這個平衡點的方法(至少是目前主要使用的方法)。我們這些學生,就是學習如何運用所謂「科學方法」去尋找平衡點。

另外,我們也一致認同一個觀念:「社會科學是沒有正確答案的。」或者我們可以說,相較於自然科學可以找到一個自變數X滿足方程式f(X),社會科學是找不到這樣一個X
的,或者說,這樣一個「可以被解出來的方程式」在社會科學裡幾乎可以說是不存在的。

然而,上述兩個觀念結合在一起,就產生了一個弔詭的結論。

自然科學領域中,我們可以找到一個自變數X使方程式f(X)的等號成立,也就是可以讓這個方程式平衡,套句前述的觀念就是:「找到了問題(方程式)的平衡點(自變數X)。
」可是這樣的格式卻在社會科學領域卻站不住腳,因為這樣的X和f(X)並不存在。簡單講,社會科學的問題找不到像自然科學那樣完美的「平衡點」!

說實在的,找不到這樣的平衡點未嘗不是件好事。因為一旦找到了這樣的平衡點,「絕對的對錯」必定隨之誕生。平衡點會變成一條線,把所有事情一分為二:「好事」跟
「壞事」。這樣的價值觀是否似曾相識?這樣的價值觀就在東西冷戰時期上演,所謂「萬惡的美帝」或「萬惡的共匪」。其結果就像今天文彥大哥講的,畫出絕對的好壞之後,就
會演變成兩邊一樣爛,看看蘇聯的崩解和美國當時的惡行惡狀就知道。這就是硬要在社會科學找到「正解」的後果。

那麼,既然找不到「平衡點」或「正確答案」,學習社會科學又有什麼意義呢?

就我學習法律的心得,我想可以分享一些東西僅供參考。在我剛開始接觸法律世界時,確實也希冀能找到所謂「正確答案」。因此往往在面對一個法律問題時,然後書上列
舉出一堆「甲說」、「乙說」之類的解決方案,可是最後卻沒有一個真正的解答,而僅有「通說」(有時甚至連通說都沒有)時,我會很難接受。

可是一直學習法律到現在,我發現我已經漸漸可以接受這種沒有解答的討論。每個可能的解決方法都有其理論基礎,都有其優點,當然也有缺點。也因為每個方案都是可以
解決部分問題的,所以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想法,透過不間斷的思辨,不斷的嘗試和折衷修正。我們或許無法找到那個「點」,卻可以一步步改善現有的問題,讓大家的生活越來
越改善。社會科學的終點,並不是一個全然的獲得或損失,而是讓所有人的損失儘量達到最小,獲利則儘量達到最大。

常有人感嘆:「現在的聰明人都往自然科學領域發展了,都不來社會科學領域。」我反倒認為這只是現在大眾對「聰明」的定義問題。現在大部分人所認為的聰明,是可以
很快很準確的解開一個方程式,也就是很快的找到「平衡點」。但這種人只要進入社會科學領域,往往就會變成白癡,因為他們無法接受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

社會科學所需要的聰明和自然科學所需要的聰明是兩碼子事,社會科學需要的,是能夠不整天想望找到「平衡點」,而能夠在一個「平衡區」內打滾的人。

---

作者: verywhite (皓仔) 看板: cutcutroad
標題: [好人] 平衡點
時間: Wed Oct 15 23:39:38 2008

創作者介紹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院會

台大社科院學生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