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時聽到別人說社會經濟學和經濟學完全是兩回事,還不甚了解到底是什麼意思。今天去聽了傅偉哲與他的夥伴們和咖啡店老闆辦的咖啡公平貿易講座,重新勾起了一些記憶,一些關於美國的邪惡行為的記憶。

這兩百年來的歷史可說是關於資本主義急速擴張的歷史,美國利用"全球化"不斷地向外宣揚"自由市場"的好處,利用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與WTO等組織掌握全球經濟,美國利用這些組織向落後國放高利貸,美其名幫助弱小,但實際上高負債卻使這些國家只能用廉價的自然資源來償還:用石油、用便宜咖啡豆、用自己血汗所換成的低廉勞
的魔掌,CIA就會讓他墜機、車禍、遭槍擊身亡。這些故事可以在<經濟殺手的告白>I和II裡找到。

此外,大家在市場上都要用美元這種強勢貨幣,於是美國就可以用印鈔票來換別國的資源,這種說法或許有些誇張,但比喻的也頗為傳神,咖啡店老闆還提到,海珊被推翻可能是因為他想把石油交易的貨幣改成歐元所致。

無奈地,我發現我們的商管教育可能就是要訓練出一批殺手們間接地剝削落後國家的人們,經濟學課本不斷地用各種圖表告訴我們政府不干預的好處,自由市場的好處,我上的國際行銷管理可能會造成更多的NIKE血汗工廠......難怪大家都想去美國讀商管,難怪這些學說都源於美國,因為她訓練出最棒的菁英來吸取世界的資源!

全球化的背後還有好多好多的陰謀是我們所不了解的,最近讀到民法的一些篇章還是給了我一些希望,早期的法律強調"契約自由",然而經過資本主義的洗禮後,有錢的資本家們和勞工簽訂很多苛刻的契約,不然就沒工可做,所幸隨著時代進步,"契約正義"的觀念已經和"契約自由"並立,幼齡兒童可以不必承擔父親的千萬債務,勞工也不用簽下不平等賣命契約了。

現在我所能做的也許只是去聽聽公平貿易講座,偶而支持公平貿易商品之類的活動。如果在未來我有幸成為有權有錢的人,我不會忘記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貧苦的人們需要我的關心。

創作者介紹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院會

台大社科院學生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